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時間:2019-03-17 22:18:40| 作者:adminbj| 查看: | 評論:

摘要: 其實,對于全域旅游,業界一直是眾說紛紜。有人說,全域旅游根本不存在;有人說,全域旅游是偷換概念,頂多是當地人的全域休閑。比較正統的說法是: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區域 ...

 其實,對于全域旅游,業界一直是眾說紛紜。有人說,全域旅游根本不存在;有人說,全域旅游是偷換概念,頂多是當地人的全域休閑。

比較正統的說法是: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區域內,以大眾休閑旅游為背景,以產業觀光旅游為依托,通過對區域內經濟社會資源尤其是旅游資源、產業經營、生態環境、公共服務、體制機制、政策法規、文明素質等進行全方位、系統化的優化提升,實現區域資源有機整合、產業融合發展、社會共建共享,以旅游業帶動和促進經濟社會協調發展的一種新的區域協調發展理念和模式。按照這一說法,“全域旅游”并非“旅游全域”,只是一種理念和模式。但也有專家解讀為:資源全域整合、產業全域融合、要素全域配套、結構全域優化、社會全域參與、市場全域管理、營銷全域統籌、服務全域提升、環境全域協調。這顯然是指手段和路徑都是全域化的,既然如此,那就不是理念和模式了,而是實實在在的“全域”空間了。

對于全域,有些經濟發達、旅游資源稟賦高、分布密集的縣域顯然是可行的,太小的鄉鎮,可能感覺沒玩頭,故而壓根就沒有吸引力;太多的地市級和省級,由于空間越大,資源密集度越低,難度會越大,當然蘇杭之類的地級市、海南省是例外,但這種情況是極少的。問題是,全國縣級行政區2800多個,目前的示范區是500個,已經占到了近20%,這還有什么示范意義,簡直是推開做了,好歹現在一個還沒有批。

旅思馬記丨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文 / 孫洪奎

全域旅游,一個巨大的誤區

“全域旅游”這個詞流行好多年了。我開始也沒太在意。2014年我的植物園正式開園,我算介入旅游行業了。但是我依然沒有特別注意這個問題。直到去年七月份,我開始對我的建設花園,經營花園的成功與失敗進行全面反思,特別是通過大量的讀書,大量的與實踐對比,我才發現,我錯了,很多人也和我一樣,錯了。我發現,很多說法,很多認識,很多理論,很多口號,它不是對實踐的正確總結,對世界的客觀認識,而是某些人以一己之見,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一葉障目式的認識,更嚴重的是某些權威人士臆想出來的東西。因為特別的高、大、上,說起來理念很高,讀起來又朗朗上口,更多的人根本就沒去過腦子,沒去懷疑,沒去做窮根問底式的反思,就做了同聲傳播,因而就流行了起來。

我猜測,“全域旅游”這個說法就是這么流行起來,并被相當多的人所接受。

我相信,“全域旅游”一定不是某個搞旅游的企業家提出來的。我猜測,多半是某位學者或政府某部門提出來的,經某級政府主管認可并提倡,其他區域政府一看,這個好,跟!這就有了這幾年流行全國的“全域旅游”。我說不是搞旅游的企業家提出來的,倒不是說企業家有多高,而是全域與企業家沒關系,他只顧自己。

“全域旅游”真的行嗎?我們先不去做直接的判斷,我們做一層層的分析,結論自然就出來了。

旅思馬記丨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全域旅游會成為下一個風口嗎

“全域旅游”的一個重要的理論與實踐依據是,當人均國民收入達到一定程度后,人們的旅游需求會大大增加。2017年全國人均收入8885美元。這個官方數據準確與否需要探討。即使準確,也只是人均。中國的貧富差距較大,能把旅游作為重要需求的人并不多。美國的老太太沒事去旅游,中國的老太天多半在家抱孫子,除了價值觀的原因外,經濟因素也很重要。當然,這幾年近郊游,國內游確實火,尤其是國外游。但旅游的火是指整個旅游行業的發展趨勢,并不能成為全域搞旅游的實踐依據,不能成為全村、全縣、全省,全國搞旅游的依據,更不能成為大家一窩風跑著去搞旅游的依據。火,確實是火,但沒有你眼里那么火。風確實有,但絕沒有那么大,不可能將豬都吹上天。互聯網、房地產火了好多年,真正活下來的企業也沒幾家。干得好的更沒幾家。請記住,你不是馬云、馬化騰,也不是王石、王健林。

旅思馬記丨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全域旅游會導致同質化復制

旅游不是散心,主要還是滿足人們的求知欲和好奇心。西方人沒吃過的一般不吃,沒看過一定去看,中國人是沒看過的要看,沒吃的一定要吃。由此可見,旅游講究的一定是獨特性和差異性。沒看過、沒玩過、沒吃過,人們才去看、去吃、去玩。旅游最講究的是創新,一定要新、特、異。

一流的旅游資源是名山大川,像黃山、張家界這樣的自然所賜。小名山也行,像大連的冰峪溝,吉林長白縣的十五道溝。但這樣的資源也不是全域都有,稀缺的很。

二流的資源是歷史文化,如北京的故宮、長城,差一點的像旅順的日俄戰場遺址。這個也不是全域都有,也很稀缺。

三流的是現代人直接為旅游做的人文景觀,有的都不敢稱之為景觀,只能叫旅游項目。如大連的發現王國,深圳的世界之窗,還有田園小鎮、花海旅游、農家樂等等。這種人造的資源全域不稀缺,只要有錢,就可以造。所以全域旅游只有在這上面做文章了。

那么這篇文章做得怎么樣的?這一篇篇文章做的怎么樣呢?結果就是復制、抄襲、雷同,這是必然的結果。想有第二種都不行,哪里還有什么新、特、異。

中國人的學習能力確實很強,但由于民族的浮躁性格,學到的東西大多是些皮毛。形像而神不像,絕大多數是連形都不像。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說法是不可信的。創業與創新,絕對是少數人的事。村長、鄉長、縣長領著一群人到處看、到處學、到處抄。哪里有什么創新?如果中華民族那么能創新,連普通的農民都能,世界還不翻了天?還有日本人、美國人、德國人什么事?我看過不少地方的景區或公園,把一些完全不相干的造景元素硬拼在一起,琉璃瓦、花崗巖、土石頭拼在一起,青磚黑瓦與羅馬柱放到一塊,非洲人的嘴唇、意大利人的鼻子、中國人的眼睛、印第安人的皮膚,組成了一個人,怪人。我把這類項目稱作村長項目、縣長項目。

全域旅游的結果就只能是低層次、同質化的重復以及怪胎遍地。這樣的全域旅游其實是瞎折騰,是資源浪費,勞民傷財,不搞也罷。但項目投資人卻以為自己的項目像大麻、海洛因,看了上癮,像非典、麻風病,傳染性極強。

旅思馬記丨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全域旅游的結果還會造成供大于求

我們假設全域旅游范圍內的旅游項目做的還說的過去,或者還不錯。一定還會出現另一個問題,就是供給嚴重過剩。中國老百姓有旅游需求,但沒有你想象的那么旺盛。他們口袋里沒有那么多錢,即使有那么多錢,也不能天天去旅游,去休閑。成都人好玩,好郊游,臺灣也是,但你那里可不一定,你是東北、西北,與成都的西南是有區別的。大陸與臺灣的經濟、自然條件也是不一樣的。大連有個岔鞍村,以前很火,其實也就是十幾家在搞,現在全村幾十戶人家搞,周邊村子搞、全鄉搞,全市搞。如今,那十幾家農家樂不那么火了,全市的農家樂也沒火起來。旅游的人多了,比如增加了五倍,旅游項目更多了,比如增加了五十倍,其結果是可以想象到的。

經過分析,我們也許會發現,全域旅游實際上是個偽命題,是錯的。這個明顯錯誤的命題,為什么又那么流行而沒有受到廣泛的質疑,這說明人們思維的三大誤區難以克服,即盲目相信權威、盲目跟隨潮流,以個例代替一般或是瞎子摸象。獨立的、深思熟慮的批判性的思維真的很重要。凡事多問個為什么,望得遠一程,看得深一層,想得透一成。別相信什么人說的,管他什么人說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沒實踐前,用理性的思維,用形式的邏輯、辯證的邏輯那么一推理,也可以解決一些問題。

作者:孫洪奎 ,大連英歌石植物園董事長,旅思馬記獲孫總授權發布

原題:“全域旅游”,一個巨大的誤區

旅思馬記丨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旅思馬記丨全域旅游是一個偽命題?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最新資訊
  • 小編推薦
  • 熱點排行

中國鄉村旅游網,鄉游天下®旗下網站

鄭重聲明-:本站部分圖文內容取自互聯網,您若發現有侵犯您著作權行為,請及時告知,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侵權作品、停止繼續傳播!

網站運維:鄉游天下(北京)旅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合作支持: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茶文化研究院

新聞熱線:010-89941990 1336 6637 678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16 中國鄉村旅游網 crttr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902543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004981號
河北排列七今晚开奖结果